暴走漫画的得与失:从估值40亿到“被解散”

2019-09-13 导读

导读 : 王尼玛、暴漫,这都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符号。然而,由于内容的失控,公司经营的无序,暴漫终于“爆”了。成也模式,败也模式。2019年9月6号,暴走漫画给主编、公司网红头子王尼玛办了场葬礼。视频里,王尼玛的头套孤坐在鲜花和相框中央,台下“两千名”员工身着黑衣,在《今天是个好日子》的BGM里表达悲伤。这是《大事件》第六季的最后一集,恶搞、混搭、“阵容强...

导读 : 王尼玛、暴漫,这都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符号。然而,由于内容的失控,公司经营的无序,暴漫终于“爆”了。成也模式,败也模式。2019年9月6号,暴走漫画给主编、公司网红头子王尼玛办了场葬礼。视频里,王尼玛的头套孤坐在鲜花和相框中...


暴走漫画的得与失:从估值40亿到“被解散”


王尼玛、暴漫,这都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符号。然而,由于内容的失控,公司经营的无序,暴漫终于“爆”了。

成也模式,败也模式。

2019年9月6号,暴走漫画给主编、公司网红头子王尼玛办了场葬礼。视频里,王尼玛的头套孤坐在鲜花和相框中央,台下“两千名”员工身着黑衣,在《今天是欧博平台个好日子》的BGM里表达悲伤。这是《大事件》第六季的最后一集,恶搞、混搭、“阵容强大”,非常暴漫。

从漫画社区上线到停播风云,过去11年,暴走漫画是一些人的青春记忆,也遭过不少质疑,直至陷入危机。

它披着MCN的皮,用着以内容孵化人物IP,再用人去带新产品的模式,离钱更近,灵活又难把控。

成也靠这一套,败也因为这一套。

一、“以人为本”的IP经纪公司

暴走漫画是一家什么公司呢?

答案有漫画、动画、MCN甚至游戏公司等等,但在有饭看来,从2013年暴走大事件成型之后,它就已经是一家用MCN、网络综艺作外衣的,专注网红、IP孵化的经纪公司。

它靠UGC社区起家,积累原始用户,借各式时兴的网络娱乐内容形态扩张,最终成长为一个估值40亿的网红工厂,再借已有的人、节目IP做产品扩张和变现。

暴走盛京棋牌漫画融资记录

这种模式离钱更近,变化多端,容易受资本看好,但也需要极高水平的人事管理、内容把控能力和成熟商务体系做支持。

暴漫的颓势,就在于它在这种模式的贯彻过程里,支持不够,并且也没有贯彻到底。

二、UGC社区起步,注定活跃和无序

最早的暴走漫画是一个几近无序状态的UGC漫画创作社区,这可能决定了它的基因里注定会有活跃、高爆发和无序。

它在2008年由王尼玛拿北美Rage Comic素材、产品逻辑和自主研发的漫画编辑器组成,用户可以免费使用素材创作、并分享短篇漫画。

早期暴走漫画提供的Rage Comic素材

借着大众用户还没无的放矢的个性化、社交需求以及当时帝吧白金会、WOW吧形成的“内涵”风潮,暴走漫画官网和简陋、BUG频出的客户端在2008-2010年间迅速吸收了一大波用户(有消息说2009年就在300万以上,但无从考证),但社区本身没有成熟的盈利思路,也无法判断用户付费意愿。

于是在2010年,社区组织者王尼玛和职业商人任剑相遇,创立了西安摩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,经营范围主要包括艺人经纪、广播电视节目制作、文化艺术活动组织、日用品开发、动漫游戏开发发行等。

按照暴漫早期员工的说法,从2010年起,暴走漫画的发展定位就已经不再是社区和工具,他们希望利用那群表达欲旺盛的年轻用户做更多的事,找一个主心骨,围绕它做整个网络娱乐内容产业的拓展。

在这个模糊的思路下面,暴漫在2012年主推脑残对话系列,提高分享频率和品牌曝光度,吸收更多用户,同时把主心骨,KOL/网红王尼玛推到前端,并开始把业务重点从漫画社区转向网络综艺,模仿Good News做了一个能输出观点的系列脱口秀,到2013年,这个节目正式改名叫《暴走大事件》。

早期《暴走大事件》,显而易见的模仿

靠用户资源和有长线发展可能的思路,暴漫也在2012、2013两年拿到了盛大资本、创新工场总额数百万元和数千万元的A、B轮融资。

在B轮融资完成后宣布,CEO任剑正式宣布,这两轮融资都主要用以内容和IP打造的投入,于公司管理、和艺人、写手的商务合作、社区管理没有明确改动,维持在原始状态。

据在2013年参与《暴走大事件》创作的写手、演员说法,当时的合作极其“人情化”,以口头约定为主,甚至不需要合同和法律介入。

而同期暴漫打出的“小孩子不要看暴漫”口号,一方面是用以用户区隔,另一方面,其实也是暗示节目、社区内有轻暴力、色情内容,用以“揽客”。

这导致大部分早期的创作者、观众都对内容红线认识不足,和节目、IP之间的联系也有相当一部分是建立在“高风险”内容、观点之上。这都是隐患,但公司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做出改变。

这种活跃、高爆发但无序的基因,注定了暴漫之后几年的崛起,以及巅峰之后的颓势。

三、用节目带人,用人再带节目

B轮融资之后,暴漫开始全情九乐棋牌投入到网红和新节目IP的孵化里。

2012-2016开播节目表

2013-2014年期间,暴走漫画相继成立了上海暴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分公司,推出每日一暴、暴走看啥片儿、编辑部的故事、暴走恐怖故事、和多个“坑爹系列”手游。

部分暴走系列游戏

截至2014年9月拿到数千万美元C轮投资,暴走大事件、暴走看啥片儿几档节目已经在王尼玛之外,塑造出了唐马儒、张全蛋、欧博平台纸开元棋牌巾等多个网红形象,其中唐马儒、张全蛋均有能力接到广告、商演邀约,据传单次出席费用为小几十万元。

此时,《暴走大事件》的赞助已经从小品牌单集赞助,变成大品牌整季独家赞助+单集广告的形式,在培养阿花、大队长等新IP同时,也利用各网红形象做了暴走小课堂、脑残师兄、暴走撸阿撸、暴走MC等多档节目。

可以说在2014年底,暴走漫画以节目做网红IP,再用网红IP带新产品的思路已经走通了。而为了扩大这种模式形成的资源池,找更多变现机会,他们开始更迅猛地扩张。

2015年开始,暴走漫画开始在旗舰节目《暴走大事件》之外增设细分品类的脱口秀型综艺节目。比如王尼美快报、暴走什么鬼、暴走玩啥游戏等,同时成立了北京暴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、暴漫影业并投资多家动画、漫画公司。

2015、16年间对外投资

因为暴漫的IP以人为核心,在商务合作上的形式更多更灵活,回报周期也更短。一个成型的网红形象可以直接通过接广告、上节目、代言、拍影视剧等形式为公司盈利,且不用像动漫、影视IP那样,受制作成本和周期的压力。

这种多网红多领域产品的集中爆发使暴漫在2016年至2017年迎来创业生涯中的高峰:旗下App下载量破4000万,粉丝超一亿,《暴走大事件》创下优酷创收平台会员最高月收入记录。公司本身,也在2017年8月完成数千万元的D轮融资,估值过40亿元。

而在风光之后,之前帮助其扩张的无序基因,也终于前来要账。

四、任何内容的集体失控

因为管理、内容把控上的无序,暴漫从2018年开始就进入到顽疾缠身的阶段。

首先,这家“以人为本”的IP经纪公司先尝到了人的不可控性。

据前暴漫员工透露,从2015年公司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开始,员工、合作方和客户的数量都有激增,但内部管理依旧佛系,经常出现分工不明、责任落实不到位以及合同纠纷的事件。这导致在2016-2018三年间公司员工的流动率飙升,除了核心创作团队,许多重要岗位都由应届生或外行转业人士负责。

这种情况导致了一部分资源流失,也影响到了公司内部团结和几档节目的正常创作、赚钱。后来“因为整体效益还是狂涨,领导也没多在意这些事”。

到2018年,这种无序状态终于失控了。

2018年5月,因为在节目中恶搞民族英雄,《暴走大事件》被迫下架整改,此后虽然更名上线,但突然的内容方向调整使整体节目的调性发生了很不自然的转变。

重新上架的《大事件》只在B站作为UP主上传播放,其他平台已经屏蔽搜索

原本“大嘴巴”“混不吝”的,以讽刺、幽默形式传递价值观的《暴走大事件》变得保守,且有“正能量内容”硬性规定的新综艺,这让一批看惯擦边内容,信奉恶搞无罪的原始用户感到不适。

据暴走大事件商务员工称,在因“侮辱民族英雄”下架整改,重新播出后,节目的赞助商、观众数量和品质都有大幅下滑。而这一风波也把创作团队、公司内部的矛盾彻底激发,在停播的几个月内,内容生产、商务的人才都出现了较大的换血,内容方向也难以确定。相比钱,人和内容的流失可能更是下一季《大事件》可能爽约的隐患。

到了8月,演员李迪(唐马儒)的合同纠纷又挑起了暴漫和其所孵化的网红IP之间的矛盾,相比可以用高薪、企业品牌快速补充的普通员工,已经付诸资源培养成熟的人物IP的流失更难以应对。

唐马儒微博

据唐马儒说法,过去几年,暴走漫画在和演员的签约中存在合同不严谨、违约、压榨分成、工资等现象。从2018年开始,暴走世界里的鉴黄师、拔粪青年唐马儒将不复存在,而演员李迪将作为个人演员,重新进入演艺行业。

同月,暴走漫画CEO任剑也在社交平台上做出了说明,但未谈及商务合作的细节,只说创业不易。

其实暴走漫画这种模式确实不易,以人为主的IP孵化和运营确实较数字产品能更快被用户接受,成本更低,赚钱更快更灵活。但除王尼玛可以被配音软件和体型相似的人代替外,其他诸如唐马儒、张全蛋、阿花、大队长等人物,都不是可替代的、严格意义上的“公司财产”。

当这群IP们因为对管理、分成体系不适而选择永久离开暴漫世界,在主播、Vlog、新网红井喷的如今,暴走漫画模式还能做出新的唐马儒,实现快速换代、可再生吗?这是一个难以判断的问题。

可能暴漫本身也意识到这种模式的瓶颈,从2015年开始集中投资动漫CP开始,他们已经在尝试在原有模式之外,做业务转型。

其中《未来机器城》(《暴走吧!失忆超人》)在2018年5月获得万达和阿里的投资,并由两大巨头联合操盘国内发行,电影(英文名:Next Gen)海外发行权还被流媒体巨头 Netflix 以 3000 万美元(约 1.8 亿人民币)购得。

但由于5月风波之后的品牌口碑变化、制作发行能力限制,从7月底上映至今,影片票房只有惨淡的1684万元。

于此同时,暴走漫画另一部冲击院线的主题电影产品《暴走漫画之白日梦》预计在2020年上映。

如果在王尼玛“死去”的这一年多里,暴走漫画找不到新的出路,那这个白日梦,可能就只是白日梦了。

 

作者:有饭蛋包饭;公众号:有饭研究(ID:YouFunLab),有趣有料的数字娱乐行业报道。

来源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WC1krbf3opaYUBJwEf2CtQ

本文由 @有饭研究 中华娱乐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

题图来自 Unsplash,基于 CC0 协议


本站所收集的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公开资料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。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,本站仅为交流平台,不为其版权负责。

AI企业走向一带一路有啥优势
移动支付花样多 “视网膜支付”或成真